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sexy amateur girls,新手必看

黄琴确越想越气,她也知道自己一个单身女孩半夜这样走回去不安全,可她也不敢再上老王的车了,谁知道会被他载到哪里去?老王见黄琴这次是气急了,心里暗呼倒霉,几番劝说无果后,他就放弃,只能开着教练车慢慢跟在黄琴后面,直到她走到比较繁华的大马路,并且上了一辆网约车。

  老王也怕那网约车司机会觊觎黄琴的美貌,一路跟着那网约车护送黄琴到家,这才敢离开。

  回到家后,老王万般后悔,可现在再后悔也没用了,他打开微信,点开黄琴的聊天页面,想跟她解释点什么,可编辑了几次还是不敢发过去。

  就这样磨蹭了半个多小时,最后只发了一句:对不起,我真的不是有意的,祝你明天考试顺利。

  老王鼓起勇气点了发送,没想到发送失败,黄琴把他拉黑了!老王这下是真的慌了,没想到一次好好的机会就这么被他给搅黄了,他急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加上明天黄琴就要考试了,如果考不过还好,要是考过了,老王肯定,黄琴这辈子都不会跟他有任何的交集了……想到这,老王觉得自己的心都痛了,好在明天还有考试,黄琴一定会去驾校,他只能等考完试找个时机向她解释一下……这一晚,老王躺在床上睡不着觉,他回想起之前跟黄琴相处的种种,心想黄琴没准也对他有那么一点感觉?可这个想法很快被自己否定了,他低头看看自己,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大叔,要钱没钱,典型一穷屌丝,像黄琴这样的女神怎么可能看的上他?老王自嘲的笑了笑,心里安慰自己,只要黄琴还是单身,他就还有机会,不能放弃!怀着这样的念头,老王虽然一夜没睡,第二天还是早早来到驾校,他特意站在门口等着黄琴。

  可他万万没想到,黄琴虽然来了,身边却带着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……老王一时间只觉得五雷轰顶,脸当时就白了。

  黄琴身边的男人似乎发现了老王的视线,疑惑地询问黄琴。

  黄琴顺着那人的视线看过来,一看是老王,立马就想起昨晚的事情,脸顿时就红了,眼神似气恼又似羞燥地瞪了他一眼。

  后来又见老王脸色不是很好,想起他昨晚一路跟着护送自己回去,黄琴的脸色又缓和下来,隐晦又担忧地望了他一眼。

  老王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黄琴身上,自然收到她那略带担忧的眼神,霎时又心花怒放,觉得黄琴还是关心自己的。

  他想趁机走过去跟黄琴说两句,顺便问下她旁边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跟他是什么关系。

  但是考试马上要开始,所有学员已经在排队进考场,老王叹了口气,只能作罢。

  这边,黄琴跟那个年轻帅气的男人分开之后,就跟着排队准备进考场了。

  昨晚黄琴也是一夜没睡好,今天精神萎靡,加上这是她觉得最难考的科目三,黄琴的一颗心一直悬着,紧张的要命。

  黄琴这次的监考员是个跟老王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年大叔,看他一脸不言苟笑的样子,黄琴就更紧张了。

  轮到黄琴的时候,她深吸了一口气,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那监考官的视线不着痕迹在黄琴的胸(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)口瞄了一眼,今天黄琴穿的是很平常的T恤衫跟牛仔长裤,为了方便考试,她特意换了一双白色球鞋,一头长长的头发扎成了马尾辫,整个人看起来青春洋溢。

  可就算是这种最平常的穿着打扮,放在黄琴身上居然也穿的如此性感。

  特别是刚才她紧张地拍着胸脯的时候,那两座傲人之处还是引起了监考官的侧目,可黄琴这会可没空察觉这些,她围着车子走一圈,检查好车子的四个轮子,然后才说:“报告考官,车辆检查完毕申请上车!”监考员点了点头,黄琴这才小心翼翼地进去。

  可上了车之后,黄琴就更紧张了,她甚至忘了做车内调整检查,直接就点火发动了。

  监考官头疼地看了她一眼,但黄琴哪里还有时间顾及他,因为她刚起步,车子就熄火了!这意味着,她的第一次路考已经失败。

  黄琴紧张得手心额头全是汗,她想跟监考官要张纸巾,可考试期间是不允许说话的。

  她只能苍白着脸抹了抹额头上的香汗。

  那监考官面上看着严肃,但不知是个看脸的还是什么,居然在黄琴第二次准备开始的时候隐晦地提醒她做车内检查。

  意识到自己居然漏了这么重要的一个步骤,黄琴更慌了,那监考官看在眼里,那表情好像比她还着急。

  这下就连黄琴都发现了监考官的异常,好在之后第二次点火起步没问题了,直线行驶也顺利通过。

  可接下来就没那么乐观了,黄琴在后面的加减档位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,就是低头换挡,那监考官眉心一跳,假装没看见。

  接下变车道的时候,黄琴又忘记打方向灯,监考员嘴角一抽,又隐晦提醒了她一下。

  后面的掉头又让黄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,果然转弯的时候她又差点错把油门当刹车,好在她及时反应过来,不然等监考员出手踩刹车,那她这一科就注定挂了!最后是靠边停车,幸亏多了昨晚的练习,靠边停车她顺利通过了。

  考完试下车的时候,黄琴的手都是抖的,这一路她出了多少错自己都数不清了,她已经预料到自己过不了了,脸色十分沮丧。

  可不想监考员下车之后通知她,考试通过了。

  黄琴愣了一下,怀疑是自己听错了,她抬头看着那个监考官愣愣说道:“考官,你……你刚才是说我过了吗?”那监考官见她这样,再严肃的脸都绷不住了,他嗤笑了一下,拍了拍黄琴的肩膀,眼睛又似有似无落在她胸口处那道性感的春光上,饱满了眼福之后,才说道:“你没听错,你科目三过了,快去准备一下,去考科目四吧,过了今天就能拿到驾驶证了。

  ”黄琴简直高兴地要飞起来,虽然不知道这监考官为何对她这么明显的放水,但她以为监考官没准看起来凶,但人比较通情达理?这样想着,黄琴就觉得自己今天运气很好,正好又遇到一个已经考完但是没通过的学员,那学员正是她的好姐妹刘玲玲。

  刘玲玲跟黄琴虽然差不多同一时间学的车,但并不是同一个教练,她今天的监考官也异常的严格,刘玲玲两次机会都是在起步的时候就挂了。

  黄琴不敢说自己是因为监考官放水才过的,怕给那个监考官带来麻烦,她只说自己很幸运,刘玲玲羡慕不已,同时还告诉了她一个意外的消息……“你说什么?我那个监考官跟我的教练是老同学?”刘玲玲点头说:“对啊,我刚才无意间听到他们两在说话,好像以前是同一个小学的,好多年没联系了。

  我估计啊,没准你们教练有让他老同学手下留情,给你们放放水呢!”黄琴可不傻,这事想一想就知道不可能。

  “玲玲,我们教练手下的学员得有多少个人,那监考官怎么可能都放水呢?而且他们那么多年没见,什么情分都淡了,这种被发现就得丢饭碗的事,谁会轻口答应啊?”刘玲玲想想,好像也是这么个理,也就没再乱传了。

  考完科目四之后,黄琴已经算是稳稳通过了,就等着待会拿驾照了。

  可刘玲玲说的那件事她还是放在了心上,犹豫了一下,她还是决定去驾校办公室找一下老王。

  黄琴这人有点路痴,在驾校办公大楼里兜了半天都找不到教练的办公室在哪,正想着要不要找个房间敲门问一下,忽然又听到楼梯间好像有人在说话。

  她面上一喜,走近的时候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,她吓了一跳,这声音不正是老王吗?黄琴听得没错,那人确实是老王。

  此时老王手里正拿着一捆东西,那东西是长方形的,像砖头一样,外面包着黑色塑料袋。

  老王点头哈腰将手上的东西塞在对面的人手里,黄琴偷偷一看,那人正是她的监考官!“李成啊,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,你现在这么出息了,我早上看到你开过来的车,起码也得有七八十万吧?还是你混的好,不像我,现在还是个小教练,你看今天要不是你帮着我朋友他那小侄女,她肯定就得挂了!这点小意思你先拿着,改天我请你喝酒!”那监考官,也就是老王的同学李成,他先是推迟了一番,见老王再三塞过来,又特意恭维了他一番,他这才笑呵呵收下。

  李成将那袋东西拿在手里暗暗颠了一下,估摸得有三万,顿时笑得更真诚了。

  同时他心里也清楚,什么朋友的侄女,老王这分明是看上了人女孩的美色!不过那女孩也确实值这三万块钱,瞧那胸,起码是D的,还有那浑圆的小屁股,连他都恨不得变成那张车椅被她跨坐,像老王那种小时候就会偷看女同学裙底的人,又怎么可以放过这种极品?李成暧昧地看了老王一眼,一脸的心照不宣。

  可惜黄琴没看到李成猥琐的眼神,她踉跄地退后几步,没想到老王会为她做到这种地步。

  眼眶有些泛红,想到老王刚才为了她冲那个监考官点头哈腰的情形,心里又觉得愧疚难受。

  她不敢让两人发现自己偷看到,只能抹了把眼睛偷偷跑了。

  黄琴心里沉甸甸的,她回想起老王之前的种种,虽然平时练车老王爱偷看她,偶尔还吃她一点小豆腐,但凭心而论,老王这个教练当得是非常称职的,几乎他教出来的所有学员,都对他印象很好,而且他的学员通过率也相对比较高,这也是当初黄琴选择他当教练的缘故。

  黄琴越想越愧疚,拿起手机想跟老王说点什么,打开微信之后才发现,她昨晚把老王拉黑了……而老王这边,他搞定了那个监考官之后,出来考场想看看黄琴走了没有,他想借着恭喜的机会顺便向黄琴解释昨晚的事情,但找了半天才知道黄琴已经先回家了。

  老王心里有点失落,正想着要不要打电话联系黄琴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他拿起手机一看,顿时惊呆了。

  居然是黄琴打过来的电话!他赶紧按下接听键,只听黄琴低声说了句:“教练,你好。

  ”老王一直有存着黄琴的号码,当然知道是她,但他还是装做不知道般问:“你是?”电话那头静了一会,然后传来一句婉转又带着一丝哀怨的娇嗔:“教练,你听不出来吗?我是黄琴呀!”老王被她这句话说得全身都发软了,恨不得立马出现在她面前,将女神紧紧抱住。

  可老王到底还是忌惮着昨晚黄琴生气的事情,这个时候还不敢越矩,他沉住气道:“哦,黄琴是你啊?听说你考得挺顺利的,恭喜你啊!我就说你可以考过的,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啊。

  ”黄琴听他这么一说,心里更加难受了,没想到老王这么费心费钱替她打点了这么多,还瞒着她没有告诉她真相。

  她心想,无功不受禄,老王做这个教练也不容易,那一打钱至少两三万吧?她得找个机会把贿赂监考官的钱还给老王。

  打定了主意,黄琴就跟电话那头的老王说道:“谢谢教练,这些天来也多亏了你细心教我,我想请你吃顿饭,不知你今晚有没有时间?”老王心中一喜,哪有不答应的道理,但他不知道黄琴到底还请了些什么人,顿了一下,又试探性说道:“你们一班年轻人的,我就不跟着你们瞎参合了。

  ”电话那头的黄琴也静了一会,像是有点不好意思,声音像蚊子一样说道:“教练,我就想请你一个人吃饭……”

张小帅落水的地方离着岸边并不是很远,他憋着一口气,不一会儿功夫就沉到了河底。

  并且,因为拥有透视眼的原因,即便是他闭着眼睛,也能够清晰的看到河底的情况。

  张小帅在河底四处寻找了一番,压根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。

  正当他肺中空气用的差不多,想要浮上水面的时候,陡然间,他在不远处的河底泥浆里,发现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。

  张小帅心里一阵激动,想着自己该不会是捡到宝了吧,连气都没来得及换,直奔那片泥浆而去。

  张小帅用手拨开河底泥土,发现果真有东西,只不过是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子!他心里又疑惑了,锈迹斑斑的铁盒子,怎么会发出亮光呢?心里想不通,张小帅也没有继续深想下去,把那锈迹斑斑的铁盒子抱入怀中,想要往河面游。

  只是等到张小帅抱起铁盒子时,才吃惊的发现,这铁盒子看似不大,却相当的沉重。

  他双脚踩在下方的泥土上,猛地一用力,只能借着双腿反弹之力,往河面浮。

  而正在此时,惊变突然间发生了!只见他脚下踏着的泥土,被他用力一踩,竟然塌陷出一个水中洞穴来!顿时间,往河面浮去的张小帅,就感受到一股阴冷刺骨的寒气从脚下洞穴中传来,令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,觉的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要被冰冻起来了。

  就连他怀中抱着的铁盒子,都险些没抓稳掉进黑黝黝、寒气逼人的洞穴里。

  张小帅心里吓了一跳,使出吃奶的力气往河面浮去,等到了河面,他依旧能够感受到脚下那股阴冷刺骨的寒气。

  当下,张小帅没敢停留,抱起怀中的铁盒子,麻利的游上了岸。

  张小帅所不知道的是,他前脚离开河底黑黝黝的洞穴,后脚那洞穴之中,就亮起一双绿油油、摄人心魂的眼睛!张小帅上了岸后没敢停留,抱着怀中锈迹斑斑的铁盒子就往家里跑。

  这铁盒子这么重,里面装着的该不会是黄金白银吧?张小帅感受着怀中铁盒子沉甸甸的重量,美滋滋的想着。

  不会儿工夫,他就回到家里,关好房门,满脸激动的开始研究打开铁盒子的方法。

  只是,他研究了半天,也没能把巴掌大小的铁盒子给搞开。

  张小帅心里一阵气结,从堂屋找来锤子,试着要把铁盒子给砸开。

  哪知道他砸了半天,这锈迹斑斑的铁盒子,依旧没打开,倒是把他自己的手指头给砸破了。

  张小帅看着自己肿的老高的手指头,心里可憋屈了。

  正在他心里犯愁怎么才能打开铁盒子的时候,沾染了他一滴鲜血的铁盒子,竟然“哧啦”一声打开了。

  一时间,张小帅脑袋有些反应不过来,一脸懵逼的傻愣在那里,连着手指上的疼痛也忘记了。

  “咔嚓!”张小帅满脸激动,双手颤抖的打开铁盒子。

  想象中一盒子黄金白银的景象并没有出现,却在盒子中看到了一本古书!张小帅之所以一眼认出来这是一本古书,也是因为这书上的文字,是与他家祖传医书一样的古字体。

  “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武林秘籍?”张小帅见到盒子里装着的不是黄金白银,心里颇为失望,随后他就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。

  顿时间,张小帅的心又骚动起来,要真是那什么江湖失传的武林秘籍,岂不是发达啦!只是,当他迫不及待的拿起盒子里的古书,翻看起来时,心间再一次充满失望。

  “妈的,只是一本关于药材种植的古树,害的他白高兴一场。

  ”张小帅一脸沮丧的把那本古书往桌子上一扔,有些不死心的研究起铁盒子来,期望这中间有个夹层什么的。

  然而,他真的想多了,研究了半天,也没有什么新发现,顿时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般趴在桌子上。

  他实在是有些不甘心,开始翻看起这本关于药材种植的古书来。

  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!这本古书也不知道什么来历,竟然记载着所有药材的种植与培育方法。

  张小帅想到自家药田里还种着的药材,如获至宝般深读起来。

  利用他过目不忘的本领,仅仅一个多小时,他就把书中所有的知识记进脑海里。

  顿时间,张小帅对于药材的种植,又有了心得体会。

  说也奇怪,这古书中也提到了关于土质优劣的情况,难道自己的透视眼是与这药材种植古书配套的不成?一下子学了这么多事关于药材种植的知识,张小帅心里又萌发出再搞一次种药材的疯狂想法。

  不过,随后他就想到现在家里的情况,父母的态度,还有欠了村民们一屁股债的事儿,不得不扼杀这疯狂想法。

  第二天清晨,张小帅如同往常一样来到药田里浇水、锄草。

  想起昨天新学的种植知识,他就在药田里开垦出一块地,把一些地里的药材转移到上面培育。

  说也奇怪,经过一夜的休息,他的眼睛与身体的酸痛感,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。

  张小帅试着用自己的眼睛分辨了一下土质的优劣,丝毫感觉不到昨天那股锥心般疼痛。

  看样子,透视眼每天并不是无限次使用,张小帅心(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)中如是想着。

  回到家里吃完早饭,张小帅就从屋里骑出他那辆咣当咣当响的老摩托车,前往镇上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shopepoque.com/controllers/googlea4.php?3280.html

https://shopepoque.com/controllers/googlea4.php?461.html

https://shopepoque.com/controllers/googlea4.php?3852.html

https://shopepoque.com/controllers/googlea4.php?7568.html

https://shopepoque.com/controllers/googlea4.php?403.html

https://shopepoque.com/controllers/googlea4.php?3965.html

https://shopepoque.com/controllers/googlea4.php?5738.html

https://shopepoque.com/controllers/googlea4.php?7791.html